斛一

败叶填溪水已冰,夕阳犹照短长亭。
这里北极圈喻受向ww主推黄喻(๑>؂<๑)

【叶喻】Despacito(上)

跟你们槡 @槡 的联(偷)文(懒)
掷骰子谁大谁开车,可以说是很公平了。
我小我先跑剧情,Despacito(下)的肉交给阿槡了hhh

ABO向
给一喻百吃暑假特约驾训班 @一喻百吃
这里抽到的是
地点:牢房

还差一点,差一点,再过几天……。喻文州回到他工作的独间回想他刚刚偷偷出去看到的东西。

靠着铁门感受到背后传来的冰凉,他深吸一口气,让自己情绪恢复平静。走向工作台开始继续做活页。他借发情期刚结束的理由换了一个能单独操作的工作。一个月也就两三次破例,他可以借这个机会偷偷溜出去收集他要的情报。

动作得快点,喻文州想着迅速用力拉下拉杆。就算以发情期刚结束为理由做的太少也说不过去。

“吱呀——”在他向金属圈砸入铁条时铁门被打开了。喻文州条件反射地想转过身去,但信息素的扩散比他的动作要快。还没等他转身属于Alpha的信息素就钻入鼻中,他还没辨别出信息素的味道,身体已经做出反应。发情期刚刚结束身体还是异常敏感,要不是扶着工作台喻文州站都站不住。

鞋子踩在地面上发出的声音喻文州耳里异常清晰。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属于Alpha信息素的味道也越来越浓。喻文州闭着眼,额头抵着台面,手指也用力抓着工作台,因为用力过度指节发白,让人怀疑他是否想把自己的手指折断。

他尽全力忍耐才没让自己的信息素也爆发出去使场面更加失控。

“别过来。”喻文州声音不可控制地颤抖。

身后的人轻笑一声继续拉近距离。喻文州甚至都能隔着空气感受到来人身上的热度了,浓郁的信息素在他的脑海中炸开。他腰一软挨着冰冷的工作台滑下。

“呯呯。”警棍敲门的声音突然插入了脚步声中。

“我记得做活页只要一个人吧。”来人嘴里叼着烟慵懒地半靠着门。

————————

叶修看着靠着工作台坐在地下的喻文州有点头疼。

“不是叫你发情期就别出来了么,监狱里就你一个Omega你以为会专门为你搞一个只有Omage的特殊区么。”叶修叹口气随手拿下狱警的帽子,把喻文州抱住然后去咬他的后颈,给他一个临时标记。

“发情期结束了。”喻文州埋在叶修怀里,叶修的信息素是咖啡味的,因为经常抽烟身上也有淡淡的烟味。

他到现在还没让叶修标记他,想到原因喻文州就不自觉咬牙,心脏的地方一抽一抽的疼。

“前天呢?某人差点让监狱所有Alpha失控。”叶修解决喻文州的生理问题等他呼吸平稳松开他然后拉着他站起来。

喻文州耸耸肩孩子气的没有理会。

“回去呆着吧。”叶修重新带上帽子扔掉嘴里的烟屁股,“我帮你请个假。”

“我的囚服。”喻文州说 “以前的小了,新的送到了,我……”

“晚上帮你带过去。”叶修打断他,然后吻了吻他的发际,“行了?”

喻文州眼睛笑得弯弯的:“嗯。”

看着喻文州出去之后他走到工作台前,看到什么之后目光暗了暗,他又低头点上一根烟,把眼中的感情隐藏在头发的阴影后。

——————

“刷刷——”笔尖划过纸张的声音。因为略微的激动喻文州的字有点潦草。

“哗啦——”监狱铁门被拉开

不知道什么原因他竟然没注意到有人过来。

他迅速收好笔记放到抽屉,转身。

是叶修。

“给你送衣服。”叶修一进来就一屁股坐床上,然后把衣服随手一放,身子随便一躺。他目光飘过喻文州的抽屉不自觉抿了抿嘴。

“嗯,谢了”喻文州起身拿起衣服。

叶修继续靠在床上。

“我换衣服。”喻文州说。

“换吧。”叶修调整了一个更舒服的位置。

“你出去。”

“你是我的Omega。害羞什么。”叶修眨眨眼。

喻文州指腹开始酥麻起来,坐在床上的是他的Alpha。他只要想到这点身体就不自觉的产生反应。

喻文州没有动作,在自己的Alpha面前换衣服,太耻了,他怕自己会不受控制的释放信息素。

叶修最后转过身去,摊手表示这样总行了吧。

衣服是旧的,喻文州穿衣服的时候愣了一下。穿上身的时候更加肯定了。领子最上面的两个扣子直接被衣服的原主人剪掉了。

而且这件衣服,太大了。

“叶修!”

“嗯?”叶修转过头,然后忍不住笑了“挺好的。”

喻文州有点气急败坏去抓从肩膀上掉下去的衣领。

叶修终于肯从床上站起来了。他走上前搂住喻文州的腰,去吻他裸露在外的肩膀。

皮肤接触的地方一阵酥麻,他腰一软倒在叶修怀里。

叶修在他耳边笑了笑吹了口气“衣服是包子的,你的还在我那下次给你。我就是想看看你穿大很多的衣服是什么样子。”话音未落手就向喻文州的抽屉伸过去。

喻文州反应过来猛的伸手去拦,因为半边衣服从肩膀上滑下,伸手又快又猛直接挣掉了所剩无几的下一个扣子。

“是什么。”叶修把喻文州拦他的手反握在手里。其实他根本没有要拿的意思,他只是想试试喻文州的反应。

喻文州嘴唇动了动还是没有说话,叶修这么问肯定是发现了什么,他不认为在这种情况下自己蒙混过关的谎言能骗得了叶修。

“你想越狱。”叶修坐回床上。

“怎么发现的。”喻文州往桌子上一靠。叶修说的是肯定句,既然被他发现了,他也不打算辩解。

“在你前一次到发情期单独出工的时候,我去你工作的那边找过你,你不在。为什么不在?我提出了一个假设。”叶修拿出烟点上,他把烟盒递给喻文州,后者摇了摇头。叶修收回手放好烟盒,“所以这次发情期我也来找你了,然后的事你知道了。”叶修低头狠狠吸了口烟,吐出来的烟在灰色调的牢房里十分显眼,缓缓的氤氲在空气中。

“这次……就算按你提前走的时间来看,你做的活页也太少了。”叶修说。

是自己疏忽了,喻文州抿了抿嘴。这种一直被他注意的事,竟然在那种场合被忘记。

“最后是你收笔记的动作。”叶修目光转向喻文州的抽屉,“你没看来人就直接放进抽屉里了,就算是日记这种不想给人看到的,一般也不用怕是被看到似的放进抽屉,更何况你还不知道来的人是谁。”

“在监狱里,除了越狱,还有多少见不得人的事呢?”叶修笑了笑把喻文州拉倒自己面前,“你是因为这个目的才答应做我的Omega么?”

喻文州的目光突然冰冷起来。叶修看的心里突然刺痛了一下,他突然后悔问那句话了,不,他知道答案的,根本不用问,之所以问只是因为他有点生气。他在喻文州要张嘴说话之前站起来搂住他“我知道你不是会委屈自己感情的人。”叶修说,“不让我标记你才是这个原因对不对?”

“嗯。”喻文州把头埋在他的颈窝,声音穿出来闷闷的。

“我陪你出去,”叶修结束这个拥抱捧着喻文州的脸“如果你越狱成功,我就辞职。”

然后没等喻文州说话就吻住他的唇。

叶修的吻跟往常不同,这次的吻没有像以前那么充满侵略性,甚至有些温柔地与喻文州的舌交缠,宛如调情一般轻细地啃咬喻文州的嘴唇。

整个牢房里充满了两人的信息素,喻文州的信息素是牛奶味的,和叶修咖啡味的混合在一起。

——tbc——

包子是因为觉得帅才不扣前两个扣子的,至于减掉是因为……脑回路问题(完美的解释x)

刹车踩的贼溜(莫名自豪x)

下暂封,没有看过的菇凉大概还要等好久,超超超抱歉orz

评论(6)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