斛一

败叶填溪水已冰,夕阳犹照短长亭。
这里北极圈喻受向ww主推黄喻(๑>؂<๑)

家里养只喻三岁

#这是一个系列,喻受向。
#每一篇都是独立的一个喻受的cp
#甜的!都是甜的!

【周喻】

喻文州刚刚睁开眼的时候迷迷糊糊的,但是在认清到自己是自然醒的时候脑子顿时清醒了。

他是没有生物钟这种东西的,有时候睡得晚反而起得早。他自然醒大概就表示现在已经在九点以后了。

他想着自己应该定了闹钟,抬手去摸来手机。

喻文州翻到闹铃点开,自己的确定了闹钟,只不过自己睡的太熟根本没听见。他顺便看了眼时间,已经十点多了。

他叹了口气,自己胃不太好,早上不吃早饭怕是不行,所以他爬起来准备做早餐。

躺着还感觉不到什么,等到他撑起身子时腰部狠狠疼了一下,喻文州猝不及防差点又摔回去。

他看了一眼睡在旁边的人,周泽楷双眼还闭着,睫毛挡住阳光在眼下拢出一小片阴影。还好没吵醒他,喻文州想着帮他又压了压被子。

周泽楷黑色的头发乱乱的,不知道是昨天晚上翻云覆雨的原因还是晚上睡的时候翻来覆去的原因。

当喻文州坐起来的时候才发现身上这件寸衫不是自己的。

昨天做完之后他就睡过去了。应该是周泽楷找了一件他的的帮自己穿上了。

喻文州肩宽小,穿的码比周泽楷也小 再加上穿衬衫不会扣最上面的扣子,坐起来的时候半边肩膀便露了出来。

他随手拉了拉衣服。周泽楷既然帮他把衣服穿了 大概也帮他清理了。不过喻文州真没有什么印象。想到这他不由地笑出声,感叹自己睡得太熟了。

他凑过去吻了吻周泽楷的嘴角,然后准备下床。

还没等他伸出脚,脚踝就被抓住。

喻文州顿时打了个寒战,脚踝也是他的敏感点之一。然后脑子里出现昨天晚上周泽楷抓着他的脚进入他的身体的画面。脸顿时就烫了起来。

周泽楷微微睁开眼看着喻文州,他眼里像含着水雾一样潮潮的,张了张嘴又想了想,最后说“去干嘛?”

“做早餐呐。”喻文州笑着回答。“小周饿么?”

周泽楷眨了眨眼说“再睡会。”

“嗯,你继续睡。我去做早餐。”喻文州揉揉还烫着的脸准备下床。

喻文州动了动脚发现周泽楷没有放开,他疑惑地看向周泽楷。

“一起。”周泽楷伸手去搂喻文州的腰。

喻文州腰现在还挺疼,用不了什么力。周泽楷这一搂,他就重心不稳地向周泽楷胸口倒过去。

还好喻文州反应过来,伸手撑在周泽楷脸变才没有直接摔周泽楷胸口。

“再睡就起来吃午饭吧。”喻文州笑出声。

最后周泽楷只好放开喻文州。喻文州又吻了吻周泽楷的嘴角,下床做早餐。

周泽楷的衬衫只能刚刚盖住喻文州的内裤,而且昨晚在大腿上的痕迹还是会暴露在外。有一种怀抱琵琶半遮面的诱惑。

但是喻文州没找裤子,他就这样穿了拖鞋去厨房做早餐。

早餐做到一半周泽楷就起来了。

他站在门口看了一会就进来松松垮垮地搂住喻文州的腰,把下巴搁在他肩膀上

“我饿了。”他对喻文州说。

喻文州把鸡蛋翻了个面,然后清了下嗓子,转过头弯着盛满笑意的眼睛对周泽楷说。

“那你要吃我吗。”

——————
已经不能算喻三岁了

因该是是喻三岁和周三岁的事后甜饼∠( ᐛ 」∠)_

写个露肩膀抓脚踝我自己就耻的不行,这出息,以后怎么开车(›´ω`‹ )

评论(5)

热度(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