斛一

败叶填溪水已冰,夕阳犹照短长亭。
这里北极圈喻受向ww主推黄喻(๑>؂<๑)

【王喻】你有没有见过他


上班族王x画家喻

设定和灵感来自《你有没有见过他》这首歌


“他就住在我的楼上。”坐在椅子上黑发黑眼的男人回忆,“生活很规律,和我这个作息随意什么都看心情的人完全不一样。”

“我也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开始关注他的,就像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他一样。不过我觉得这两者应该是同一个时间开始的。”

“每天早上……唔,大概是七点,他就会去上班,穿西装带领带。”男人眼睛一弯“标准的上班族。”

“他叫王杰希,听别人说的。长得挺好看,如果仔细注意的话会发现他左眼稍微大右眼一点。”男人说到这里嘴角微微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不过他的眼睛真的很好看。”男人顿了一会,“真可惜我不能停留在里面。”

“他一个人住,经常会带吃的到小区喂流浪猫。我也试着去喂过,但是流浪猫脾气不好,我差点被挠到。不过流浪猫怎么就那么粘他呢?”

“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也喜欢七点多起床了,跟他等同一线地铁。嗯?什么?不,我和他并不互相认识。我会比他早一站下车买早点顺便走到那附近的公园里写生。”

“当然啊,毕竟我们住在上下楼,自然经常见到,不过只是周末他不上班的时候。平时他要上班,我只能早上卡着时间跟他等同一线,而且同一时间点的地铁才能见到。”男人说”晚上他回来的时候我躺在床上玩手机。毕竟我们住的房子挺老了,以前建的房子隔音不是太好,他回来我可以听到声音。嗯……好吧,其实到他一般该回来的时间点我的注意力就已经不在手机上了,要不然也不可能注意到。”

“周末经常会见到面但好像也没打过招呼。”男人有点好笑的叹了口气,“普通邻居都没有我们这么生疏……我为什么不主动?因为我喜欢他,所以主动的话还是有点不好意思。很好笑的理由,嗯?”

“不过也不是没有接触,有一次去小区旁边的书店,买完书准备回去的时候下雨了,雨下得很大,我就没急着回去。等到雨停了我出书店走了一段距离就又下起来了。”男人的带上了无奈的语气“雨比之前下的还大,简直就像一盆水浇下来似的,我当时立马浑身都湿透了,想着反正也湿透了还找什么地方躲雨不如就这样回家。”

“大概你也猜到了之后发生了什么哈哈,老套路了。被带伞的他遇见了。一路上倒是有交流,我一直在想怎么理所应当地要联系方式,但是路比较短,没展开行动就到家了,他也有跟我说话,不过我好像有点敷衍地嗯过去了,不全是我在想措施,也是因为我不太好意思……别笑了。后来虽然没淋雨但是晚上还是感冒了。”

“为什么不表白?我觉得他是个非常有原则的人,唔,就是街上的乞丐。他一般只会给那些买艺的乞丐钱。如果只是卖惨,他一分钱都不会给。”男人苦笑,“我觉得保持这种状态也没什么不好,而且一般的男性都会觉得同志很恶心吧,像他那样的人怎么会……。”

“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是在凤凰古城。几乎每个画画的人都会想去凤凰古城,我今年去了一趟。走那个跨过沱江,一个个在水中的正方形石头时看到他的。”男人垂着眼“走那个石头桥的人很多,有些人拍照片什么的还会堵路。当时我走着到后来被挤得只有一个脚尖踮在石头的边上。”

“那样重心根本稳不住。”男人的语气变慢了,仿佛不愿意说完这个故事,“然后有人抓住我胳膊,就在我下一秒可能会掉入水中的时候。是他,我转头的时候目光正好撞入他的好看的眸子里。那一刻我就知道我一直以来努力保持的与他的相处模式的平衡被打破了。”

“我无数次想过他漂亮的眸子里出现我的身影会是什么样子。那次我从他的眼睛里看到我了,我开始想再出现在他的眸子里,我不奢求留在里面,偶然出现,那就够了。”阳光从窗户照到男人的脸上,他的半边脸被阳光照地蒙上一层暖暖的金色,“我当时看了他一眼就转开了视线。我有点紧张,正好前面的一个人走了一步,我就立马转过身抽回我的手跟上。”

“我甚至连谢谢都忘了说。”男人有些懊恼地说 “我开始想接近他,所以我打算回去的时候去楼上找他 ”

“但是等我去找他的时候,他搬走了。为什么?”男人目光有些呆滞地看着窗外。

“为什么打破我努力保持的平衡然后从我的世界消失。”男人喃喃道。

——————

“我第一次注意到他是在一个公园里。”有着三七分褐发的男人坐了很久才开口,“他用那种孩子喜欢的方式——盘腿坐在公园湖边的石头上。一只手抓着画板的上方,下方搭在他的腿上。使画板倾斜一个看起来舒服的角度。”

“我并没有注意他画了什么,在我看来更值得去看的是他本人——创作的时候全神贯注的,具有灵气的美。”

“我站了有十分钟后一个男孩跑他身边。”男人比划了一下“大概比我坐着还矮,应该是小学一二年级左右。”

“男孩指着他的画问了什么。糟糕了,我当时这么想,有谁愿意创作的时候被打扰呢?但是他转过头对男孩笑,回答他了。然后拿起画笔画了几笔后又转过头对男孩解释了什么。”

“然后男孩就坐在旁边看着他画,我也站在不远的地方看着他们。男孩有时候会发表自己的想法 令我惊讶的是他居然认真在思考男孩的话,甚至偶尔根据男孩的画进行了改动。”

“他最后把画送给了那个幸运的男孩,看着口型,他大概跟男孩说的是‘帮了我很大忙呢,这是有耐心的你应得的。’我当时想,我要是没有在后面看着他,而是走过去站在他身旁,是不是也可以得到他的画,能跟他说说话。我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不是因为孩子气的内容,而是因为对他这个人非同一般的在意。我后来想我可能是在那个时候喜欢上他的,这很奇怪,我以前从不觉得我是同志。”

“那天我上班迟到了。”男人无奈的笑了一下,“本来那天起的特别早,准备不挤地铁走到公司的。不过拜他所赐那天我的心情都还不错,虽然是因为他而迟到了。”

“后来我才发现他就住在我家楼下,只是他因为是个自由职业的画家每天作息很随意,而我就是个每天要按时起床上班的,普通的上班族。能遇到的次数屈指可数,所以以前并没有发现。”

“后来发现是因为他突然开始每天早上跟我一个点起床,等同一线的地铁。他比我早一站下车,那站附近有一个公园,我想他可能是去哪里画画的。”男人停了一会才继续说,“不过有另一线地铁,能到离公园更近的站。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不坐那一线。”

“周末我们见到的次数会多一点,平时就只有早上坐地铁的时候能见着。他是个很爱笑的人,几乎见到谁都笑着打声招呼,所以小区的老奶奶们都十分喜欢他,我也是因为这些老奶奶们知道了他的名字,喻文州。但是他从来不跟我打招呼我,他会看都不看我一眼从我身边走过”男人捏了捏鼻梁“我不知道为什么。”

“或许可能是他不喜欢我,但我不知道我哪里让他讨厌了……你想多了,他没有对称审美……我知道你在开玩笑,我也没有认真。”

“因为这个我也没有去主动找过他,而且就算找他我又能说些什么?而且我觉得这样挺好的,维持着一个巧妙的平衡。我喜欢他,关注他,却不走进他的生活……你这次说的没错,我怕我打破这个平衡我就要离开了,连本来就少得可怜见面都没有了。”

“我也有接触过他,在一个下雨天,他没带伞。那天雨下得很大,他浑身都湿了。我就没忍住走过去对他说‘一起走吧。’他抬头看了我一眼,笑着说了谢谢。他笑起来特别好看,难怪那些老太太们这么喜欢他。”男人说到这忍不住笑了,然后又想起什么收回弯着的嘴角垂下了眼“我一路上跟他说了一些话,当时我想,也许他不是不喜欢我,也许我可以打破这个平衡。令我失望的是他只是十分敷衍的回答我。”

“我晚上有听到他在楼下的咳嗽声。他大概是淋雨之后感冒了。我有点担心出去买了感冒药准备给他送过去。但是买完走回小区的时候回想到他白天敷衍的态度……他大概是真的不喜欢我吧,所以我想了想把药扔进了垃圾桶,去打扰他他大概不会高兴。”

“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是在凤凰古城,我当时被公司派到那边附近出差。出完差最后一天顺便就去凤凰古城玩了,在那里我看到了他,我当时惊讶他为什么会在这,不过想想,他是画家,因该自然会经常去这些优美有文化底蕴的地方。我没有跟着他走自己去逛了,然后遇到他是在走那个跨过沱江,一个个在水中的正方形石头的时候,当时他在前面被挤得只有一个脚尖踮在石头的边上,我当时在他后面一点,后面没他那边那么挤,所以我立马钻空子挤到他后面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他稳住之后回头看了我一眼立马就转回头去了,正好那时他前面的人走了一步,所以他立马抽出胳膊跟了上去。”男人滚了滚喉咙“连句谢谢都没有说。”

“我当时站在原地,看着他仿佛逃跑一般走过一个个石头到达对岸,心里明白我一直努力保持的平衡被打破了。他不喜欢我,我却一次又一次的地打扰他了。”男人低着头,手指交叉放在腿上,“以后见面大概会很尴尬吧。”

“本来很好,可是我没有保持住,一次次幻想打破了平衡也没有关系。但是现实是,平衡被打破了,下场是我要离开。”男人喃喃道。

——————

喻文州到现在晚上玩手机还会情不自禁在那个固定的点走神,尽管他知道那个熟悉的声音已经不会在楼上发出。

王杰希到现在路过公园还会情不自禁的往河边看,尽管他知道那个孩子气的盘着腿坐着画画的身影不会再出现。

——end——


一个暑假都在搞小甜饼,所以开学前请吃我一刀hhh

【叶喻】Despacito(上)

跟你们槡 @槡 的联(偷)文(懒)
掷骰子谁大谁开车,可以说是很公平了。
我小我先跑剧情,Despacito(下)的肉交给阿槡了hhh

ABO向
给一喻百吃暑假特约驾训班 @一喻百吃
这里抽到的是
地点:牢房

还差一点,差一点,再过几天……。喻文州回到他工作的独间回想他刚刚偷偷出去看到的东西。

靠着铁门感受到背后传来的冰凉,他深吸一口气,让自己情绪恢复平静。走向工作台开始继续做活页。他借发情期刚结束的理由换了一个能单独操作的工作。一个月也就两三次破例,他可以借这个机会偷偷溜出去收集他要的情报。

动作得快点,喻文州想着迅速用力拉下拉杆。就算以发情期刚结束为理由做的太少也说不过去。

“吱呀——”在他向金属圈砸入铁条时铁门被打开了。喻文州条件反射地想转过身去,但信息素的扩散比他的动作要快。还没等他转身属于Alpha的信息素就钻入鼻中,他还没辨别出信息素的味道,身体已经做出反应。发情期刚刚结束身体还是异常敏感,要不是扶着工作台喻文州站都站不住。

鞋子踩在地面上发出的声音喻文州耳里异常清晰。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属于Alpha信息素的味道也越来越浓。喻文州闭着眼,额头抵着台面,手指也用力抓着工作台,因为用力过度指节发白,让人怀疑他是否想把自己的手指折断。

他尽全力忍耐才没让自己的信息素也爆发出去使场面更加失控。

“别过来。”喻文州声音不可控制地颤抖。

身后的人轻笑一声继续拉近距离。喻文州甚至都能隔着空气感受到来人身上的热度了,浓郁的信息素在他的脑海中炸开。他腰一软挨着冰冷的工作台滑下。

“呯呯。”警棍敲门的声音突然插入了脚步声中。

“我记得做活页只要一个人吧。”来人嘴里叼着烟慵懒地半靠着门。

————————

叶修看着靠着工作台坐在地下的喻文州有点头疼。

“不是叫你发情期就别出来了么,监狱里就你一个Omega你以为会专门为你搞一个只有Omage的特殊区么。”叶修叹口气随手拿下狱警的帽子,把喻文州抱住然后去咬他的后颈,给他一个临时标记。

“发情期结束了。”喻文州埋在叶修怀里,叶修的信息素是咖啡味的,因为经常抽烟身上也有淡淡的烟味。

他到现在还没让叶修标记他,想到原因喻文州就不自觉咬牙,心脏的地方一抽一抽的疼。

“前天呢?某人差点让监狱所有Alpha失控。”叶修解决喻文州的生理问题等他呼吸平稳松开他然后拉着他站起来。

喻文州耸耸肩孩子气的没有理会。

“回去呆着吧。”叶修重新带上帽子扔掉嘴里的烟屁股,“我帮你请个假。”

“我的囚服。”喻文州说 “以前的小了,新的送到了,我……”

“晚上帮你带过去。”叶修打断他,然后吻了吻他的发际,“行了?”

喻文州眼睛笑得弯弯的:“嗯。”

看着喻文州出去之后他走到工作台前,看到什么之后目光暗了暗,他又低头点上一根烟,把眼中的感情隐藏在头发的阴影后。

——————

“刷刷——”笔尖划过纸张的声音。因为略微的激动喻文州的字有点潦草。

“哗啦——”监狱铁门被拉开

不知道什么原因他竟然没注意到有人过来。

他迅速收好笔记放到抽屉,转身。

是叶修。

“给你送衣服。”叶修一进来就一屁股坐床上,然后把衣服随手一放,身子随便一躺。他目光飘过喻文州的抽屉不自觉抿了抿嘴。

“嗯,谢了”喻文州起身拿起衣服。

叶修继续靠在床上。

“我换衣服。”喻文州说。

“换吧。”叶修调整了一个更舒服的位置。

“你出去。”

“你是我的Omega。害羞什么。”叶修眨眨眼。

喻文州指腹开始酥麻起来,坐在床上的是他的Alpha。他只要想到这点身体就不自觉的产生反应。

喻文州没有动作,在自己的Alpha面前换衣服,太耻了,他怕自己会不受控制的释放信息素。

叶修最后转过身去,摊手表示这样总行了吧。

衣服是旧的,喻文州穿衣服的时候愣了一下。穿上身的时候更加肯定了。领子最上面的两个扣子直接被衣服的原主人剪掉了。

而且这件衣服,太大了。

“叶修!”

“嗯?”叶修转过头,然后忍不住笑了“挺好的。”

喻文州有点气急败坏去抓从肩膀上掉下去的衣领。

叶修终于肯从床上站起来了。他走上前搂住喻文州的腰,去吻他裸露在外的肩膀。

皮肤接触的地方一阵酥麻,他腰一软倒在叶修怀里。

叶修在他耳边笑了笑吹了口气“衣服是包子的,你的还在我那下次给你。我就是想看看你穿大很多的衣服是什么样子。”话音未落手就向喻文州的抽屉伸过去。

喻文州反应过来猛的伸手去拦,因为半边衣服从肩膀上滑下,伸手又快又猛直接挣掉了所剩无几的下一个扣子。

“是什么。”叶修把喻文州拦他的手反握在手里。其实他根本没有要拿的意思,他只是想试试喻文州的反应。

喻文州嘴唇动了动还是没有说话,叶修这么问肯定是发现了什么,他不认为在这种情况下自己蒙混过关的谎言能骗得了叶修。

“你想越狱。”叶修坐回床上。

“怎么发现的。”喻文州往桌子上一靠。叶修说的是肯定句,既然被他发现了,他也不打算辩解。

“在你前一次到发情期单独出工的时候,我去你工作的那边找过你,你不在。为什么不在?我提出了一个假设。”叶修拿出烟点上,他把烟盒递给喻文州,后者摇了摇头。叶修收回手放好烟盒,“所以这次发情期我也来找你了,然后的事你知道了。”叶修低头狠狠吸了口烟,吐出来的烟在灰色调的牢房里十分显眼,缓缓的氤氲在空气中。

“这次……就算按你提前走的时间来看,你做的活页也太少了。”叶修说。

是自己疏忽了,喻文州抿了抿嘴。这种一直被他注意的事,竟然在那种场合被忘记。

“最后是你收笔记的动作。”叶修目光转向喻文州的抽屉,“你没看来人就直接放进抽屉里了,就算是日记这种不想给人看到的,一般也不用怕是被看到似的放进抽屉,更何况你还不知道来的人是谁。”

“在监狱里,除了越狱,还有多少见不得人的事呢?”叶修笑了笑把喻文州拉倒自己面前,“你是因为这个目的才答应做我的Omega么?”

喻文州的目光突然冰冷起来。叶修看的心里突然刺痛了一下,他突然后悔问那句话了,不,他知道答案的,根本不用问,之所以问只是因为他有点生气。他在喻文州要张嘴说话之前站起来搂住他“我知道你不是会委屈自己感情的人。”叶修说,“不让我标记你才是这个原因对不对?”

“嗯。”喻文州把头埋在他的颈窝,声音穿出来闷闷的。

“我陪你出去,”叶修结束这个拥抱捧着喻文州的脸“如果你越狱成功,我就辞职。”

然后没等喻文州说话就吻住他的唇。

叶修的吻跟往常不同,这次的吻没有像以前那么充满侵略性,甚至有些温柔地与喻文州的舌交缠,宛如调情一般轻细地啃咬喻文州的嘴唇。

整个牢房里充满了两人的信息素,喻文州的信息素是牛奶味的,和叶修咖啡味的混合在一起。

——tbc——

包子是因为觉得帅才不扣前两个扣子的,至于减掉是因为……脑回路问题(完美的解释x)

刹车踩的贼溜(莫名自豪x)

下暂封,没有看过的菇凉大概还要等好久,超超超抱歉orz

家里养只喻三岁

#这是一个系列,喻受向。
#每一篇都是独立的一个喻受的cp
#甜的!都是甜的!

感谢基友 @顾芊 提的梗。

【翔喻】

憋屈。

孙翔出手有些重地关上身后小商店的门。

这次全明星他做好了一切准备,准备打败韩文清。在此之前他早已想象过他打败韩文清之后,他会将完全在粉丝眼中代替叶秋。他会证明自己有能力带领嘉世,拿到冠军

可是他输了。而且输之后还被拿去和叶秋对比。

他说“今天我输了,输的无话可说,但明天可未必。”

真好听,但终究改变不了他输了的事实。

孙翔带着口罩微微勾着腰进了酒店的门。跟其他酒店一样,这个酒店的大厅被金色的装饰和吊着水钻中的暖色灯光填满。

他停下脚步用食指勾下口罩深吸一口气。

突然他注意到电梯那边有个熟悉的身影。那个人笑着对电梯里的人摇摇手。

孙翔快步向那个人走去。他似乎也发现了孙翔,转过身来向孙翔笑。

他走到喻文州面前,然后一把搂住他,把头埋在他的颈窝里。

“为什么刚刚不上电梯。”孙翔在喻文州的颈窝蹭了蹭闷闷地说。

“等你啊。”孙翔听到喻文州笑的声音。

喻文州松开微微搂住孙翔腰的手,他以为孙翔要结束这个拥抱了。但是他在喻文州的颈窝里埋的更深了。

“怎么啦。”喻文州软着声音问。

“今天有点丢脸。”孙翔松开了喻文州,轻轻咳了一声。

喻文州当然知道他说的是什么,“只是今天有点丢脸啊。”喻文州弯着眼睛看着孙翔“而且就算丢脸的孙翔我也喜欢啊。”

孙翔偏了一下目光,耳尖有点红。

“所以,重要么。”喻文州转回去面向电梯,在电梯要上去之前按了电梯按钮。

电梯打开,孙翔愣了一下然后跟着喻文州进去。

当电梯门关上的一刻,他拉住旁边的喻文州,“不重要。”他说。

喻文州噗嗤笑出声来,其实他就随口一说,也没想到孙翔会认真。

孙翔盯着喻文州看,看到人笑了,忍不住向他的唇凑过去。

喻文州边笑边推开他“有监控。”

可喻文州的笑容地的他心痒。

他皱了下眉:“我的身高是摆设么。”

然后伸手捂住了摄像头。

————————

后续?后续就是喻文州没阻止孙翔按掉了他的楼层,然后跟孙翔去了他房间(大误)

百花缭乱的衍生
每个零件都选了带花的
嗯……我知道绳子和草莓晶上没有(๑˙ー˙๑)

家里养只喻三岁

#这是一个系列,喻受向。
#每一篇都是独立的一个喻受的cp
#甜的!都是甜的!

【周喻】

喻文州刚刚睁开眼的时候迷迷糊糊的,但是在认清到自己是自然醒的时候脑子顿时清醒了。

他是没有生物钟这种东西的,有时候睡得晚反而起得早。他自然醒大概就表示现在已经在九点以后了。

他想着自己应该定了闹钟,抬手去摸来手机。

喻文州翻到闹铃点开,自己的确定了闹钟,只不过自己睡的太熟根本没听见。他顺便看了眼时间,已经十点多了。

他叹了口气,自己胃不太好,早上不吃早饭怕是不行,所以他爬起来准备做早餐。

躺着还感觉不到什么,等到他撑起身子时腰部狠狠疼了一下,喻文州猝不及防差点又摔回去。

他看了一眼睡在旁边的人,周泽楷双眼还闭着,睫毛挡住阳光在眼下拢出一小片阴影。还好没吵醒他,喻文州想着帮他又压了压被子。

周泽楷黑色的头发乱乱的,不知道是昨天晚上翻云覆雨的原因还是晚上睡的时候翻来覆去的原因。

当喻文州坐起来的时候才发现身上这件寸衫不是自己的。

昨天做完之后他就睡过去了。应该是周泽楷找了一件他的的帮自己穿上了。

喻文州肩宽小,穿的码比周泽楷也小 再加上穿衬衫不会扣最上面的扣子,坐起来的时候半边肩膀便露了出来。

他随手拉了拉衣服。周泽楷既然帮他把衣服穿了 大概也帮他清理了。不过喻文州真没有什么印象。想到这他不由地笑出声,感叹自己睡得太熟了。

他凑过去吻了吻周泽楷的嘴角,然后准备下床。

还没等他伸出脚,脚踝就被抓住。

喻文州顿时打了个寒战,脚踝也是他的敏感点之一。然后脑子里出现昨天晚上周泽楷抓着他的脚进入他的身体的画面。脸顿时就烫了起来。

周泽楷微微睁开眼看着喻文州,他眼里像含着水雾一样潮潮的,张了张嘴又想了想,最后说“去干嘛?”

“做早餐呐。”喻文州笑着回答。“小周饿么?”

周泽楷眨了眨眼说“再睡会。”

“嗯,你继续睡。我去做早餐。”喻文州揉揉还烫着的脸准备下床。

喻文州动了动脚发现周泽楷没有放开,他疑惑地看向周泽楷。

“一起。”周泽楷伸手去搂喻文州的腰。

喻文州腰现在还挺疼,用不了什么力。周泽楷这一搂,他就重心不稳地向周泽楷胸口倒过去。

还好喻文州反应过来,伸手撑在周泽楷脸变才没有直接摔周泽楷胸口。

“再睡就起来吃午饭吧。”喻文州笑出声。

最后周泽楷只好放开喻文州。喻文州又吻了吻周泽楷的嘴角,下床做早餐。

周泽楷的衬衫只能刚刚盖住喻文州的内裤,而且昨晚在大腿上的痕迹还是会暴露在外。有一种怀抱琵琶半遮面的诱惑。

但是喻文州没找裤子,他就这样穿了拖鞋去厨房做早餐。

早餐做到一半周泽楷就起来了。

他站在门口看了一会就进来松松垮垮地搂住喻文州的腰,把下巴搁在他肩膀上

“我饿了。”他对喻文州说。

喻文州把鸡蛋翻了个面,然后清了下嗓子,转过头弯着盛满笑意的眼睛对周泽楷说。

“那你要吃我吗。”

——————
已经不能算喻三岁了

因该是是喻三岁和周三岁的事后甜饼∠( ᐛ 」∠)_

写个露肩膀抓脚踝我自己就耻的不行,这出息,以后怎么开车(›´ω`‹ )

家里养只喻三岁

#这是一个系列,喻受向。
#每一篇都是独立的一个喻受的cp
#甜的!都是甜的!

【黄喻】

“哎哎哎,文州我刚刚从手机上看到说低着头睡觉对颈椎不好。你就别低着头睡了。就算不说对劲椎不好,你就不闷吗?就我这样看你都觉得闷的慌。”黄少天洗完澡从浴室出来坐着床边随便擦了几下头发就钻进子里。

“嗯……”喻文州轻轻发出了几个鼻音,他刚刚才睡着,现在迷迷糊糊的不想动。

“别光答应啊。”黄少天轻轻踢了踢喻文州的腿。

“嗯嗯。”喻文州比之前清晰的嗯了几下。因为黄少天的脚冰凉的,他又把腿缩了上来。除此之外他依旧毫无反应。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把自己缩成球形,本想再提醒一下,但想想看可能只会又收获几个嗯而已。所以他直接上手扣住喻文州下巴把他的头抬起来。

但还没过去一分钟,等黄少天再看向喻文州的时候他已经又把头低了下去。

黄少天又扣住他的下巴把他的头抬上去。

“难受……”喻文州说,他懒得睁眼,在黄少天眼里倒是有点撒娇的味道。黄少天松开他的下巴搂上喻文州的腰。

“习惯就好,到时候就怕你讲低头睡又闷又难受。”黄少天笑道。

喻文州没说话,过了一会他在黄少天怀里翻了个身,又把头低了下去。

“文州……”黄少天还没说完喻文州就又翻了回来。

接着一只手也搂上了他的腰,喻文州把头埋在黄少天胸口,蹭了几下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晚安”喻文州笑着说。

黄少天感觉指尖都酥麻起来,他抿抿嘴紧了紧搂着喻文州腰的手。

“晚安。”他说。

————
黄少立场不坚定(滑稽)

还有低头睡觉真的对劲椎不好!(虽然我也低头睡觉_(•̀ω•́ 」∠)_)

【周喻】我希望你没有心01


01
    喻文州紧紧盯着面前最后坠落的B国战机,烟灰色的机身拢着一层黑烟,因为右翼不平衡难看的向右边跌落下去。

突然,战机驾驶仓弹出了一个人,接着降落伞在喻文州的视线中展开。

喻文州知道现在应该发动攻击结束这个机师的生命,但是他犹豫了一下。当他反应过来准备攻击时已经晚了,巨大的降落伞挡住机师的全部身形。

战机上弹药所剩无几,或许剩两个,也许一个都不剩。这已经不允许他贸然猜测位置进行攻击。

正当喻文州开始为自己的刚刚的优柔寡断自责,副驾驶上的人已经发出操作指令。

下一秒子弹穿过降落伞准确射中机师,从降落伞上被子弹撕裂的弹口可以看到机师胸口处杯口般大的恐怖伤痕。

“不愧是B国代号‘枪王’的机器人啊”喻文州对旁边的人笑了一下,然后靠到椅背上,任由汗水打湿他的衣襟。

显然刚刚一开始机师被弹出来时他就发现喻文州没做出操作动作然后迅速做出反应发动攻击。喻文州想到这突然苦笑了一下。因为机器人,怜悯这种感情大概是不会存在他的心,不,系统上的吧。

“嗯。”周泽楷发了一个音便开始操作准备反回基地。

突然驾驶舱里的警报响了起来,刺耳的声音闯进他们脑海里。一瞬间映入眼前的景物被警报灯照成亮眼的红色。

雷达上面出现一个巨大红点。

“战舰!”

“战舰。”

喻文州和周泽楷同时说道。

然后就是长久沉默,只有警报声孜孜不倦地回响在驾驶舱里。

在他们一瞬间的无从下手之后周泽楷先按掉了警报器。
然后他看向喻文州。

喻文州也在看他。

他不太能剖析喻文州的眼中的感情,所以他一直看着喻文州的眼睛。

喻文州的眼睛跟他不太一样,虽然他们都是黑的。但是喻文州的眼睛会反射很多光,亮亮的,把喻文州的瞳仁分割成一块一块,周泽楷的则黑压压的仿佛把所有光全部吸了进去。现在喻文州眼睛里就有一块圆形的没有反射光的区域。

那是周泽楷的眼睛。

喻文州先移开了视线,他低着头,额前的刘海在他脸上投下了一大片阴影。

“周泽楷,你离开。”他抬头对周泽楷笑了笑“你是他们B国的机器人。而且……你要是直接攻击B国人你会自爆,你的自爆没有杀伤力,他们不会对你怎么样,你可是他们研究出来的‘枪王’,顶多把你带回去修改编程,就像我父亲曾经做的那样。”

周泽楷张张嘴,想说什么又被喻文州打断。

“我不可能逃掉的。”喻文州盯着他的眼睛语气不容置疑“所以你一定要……活下去。”

周泽楷不置可否的抿抿嘴。

然后喻文州操作开启了战机的门“走吧。”他喃喃道。
看着周泽楷走向门的背影喻文州又犹豫一下又补充到“我的枪王。”

“不是。”周泽楷走到门前时转过来对喻文州说,“是周泽楷。”他对喻文州眨眨眼睛笑了一下。

————

喻文州发现周泽楷的时候是在B国突袭A国总部的时候。那时他还是个孩子。那天早上喻文州睡到了自然醒。这很奇怪,因为平常的话保姆总会很早就叫他起床。

直到他看到了,一颗像流星的东西,滑过天空。白天是不会有流星的。所以只能是弹药之类的什么。喻文州当时就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是突袭。

等到战役结束之后,喻文州偷偷跑出了基地。尽管这是愚蠢的且近乎于自杀的行为。

大人们一再强调这么做很危险。但是喻文州还是这么做了。可能是因为寻求刺激的冒险也可能只是想看看B国的机器人。就像大人们一次次强调,插座里面有很危险的电,但是孩子们还是想试试去把手指插进插座里一样。

刚出基地不远喻文州后就看到了树下坐着一个机器人,不,准确来说是负伤躺在那。他黑发黑眼,侧脸展现出了五官比例的完美,特别好看。他从未见过这么好看的人。喻文州抿抿嘴,最终好奇战胜了恐惧。

喻文州走向那个树下的机器人。还没等他开始接近他。那个机器人就转过头用戒备并含有杀意的眼神看向喻文州。

机器人抬起手臂,准备发动攻击,但还没等他抬起手臂,手臂就“呲呲”的发出电流声,然后抽搐了一下,最终手臂无力地摔在地上。

他只好用眼睛盯着喻文州,尽管他知道知道这毫无作用。他已经自己把最脆弱的一面暴露给他看了。

喻文州在他一米远的地方就停止接近“你很好看。”他对机器人笑了一下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

机器人愣了一下,他眨了眨眼睛有点莫名其妙。他又尝试动了动手,和身子。虽然他知道他已经不能行动了。直到后来他才明白此时再次尝试的原因——他想向男孩证明自己是不能对他造成伤害的。

最后他看着面前的男孩慢慢接近自己“我不会伤害你。”男孩说“你也会的,是吧。”然后男孩又对他笑了一下。

阳光穿过树叶与枝干在喻文州脸上照出斑驳的光,泛着毛茸茸的光晕。他的眼睛也被阳光照的亮亮的。机器人看着喻文州的笑容有点失神,他第一次看见孩子。而且是个笑容好看的孩子。他以前从不知道原来笑容是个这么好看的东西。

所以他又对男孩眨了眨眼,想要像他那样勾起嘴角,他知道自己失败了。因为面前盯着的男孩并没有做出什么反应。所以他有点失望的低下了头。

“我会修好你。”男孩从把右边的断掉的电线接好“现在我先简单处理一下。”

还没等他大致修复完,机器人就发现自己的视野变模糊,他知道他就要用完他所有的能量了,最终他的视野变得一片黑暗陷入了休克状态。

————

这里三天一更(如果我不拖稿的话( ˘•ω•˘ ))